<ruby id="hpxjl"></ruby>
<span id="hpxjl"><address id="hpxjl"></address></span>
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th id="hpxjl"><video id="hpxjl"><span id="hpxjl"></span></video></th>
當前位置1:撩妹套路網 > 情感問題 > 最后的煙花
蜜小助-戀愛聊天話術 蜜小助-戀愛聊天話術

20w+聊天話術大全,教你怎么和妹子搭訕

下載量:1294845

最后的煙花

  我是寶寶。

  我在他面前的出現,應該是若干次漂泊后的出場結果。身邊的人只看見我明媚的臉龐,卻不知道我的心早已經是陰暗中盛開的畸形花朵。

  在火車站接他的時候,是我們第二次見面。再次見到他,我就知道,什么叫在劫難逃。對視的眼光緩慢地將對方覆沒。伸出手的那一瞬間,心中的潮水滲透到了每一寸肌膚,一場背負和放逐即將開始。

  不相信愛情的女人,往往都在用一生等待愛情。這樣的女人,往往是自私甚至有點自戀。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。不希望為別人疼痛,在自己的殼里小心守護一顆早已蒼老的心。直至我遇到了生命中的在劫難逃。因為,我在他的注視下。無處隱藏。無處可逃。

  我已經蒼老,而且會為你繼續蒼老。我說。

  然后我喜歡看他那種了解的眼神。他說,寶寶,你是美好的。別讓我為你疼痛。

  他又說,寶寶,你的靈魂里承擔了多少不該承擔的?

  我笑笑,不回答。我的靈魂,愿意跟隨他放逐天涯。

  在他的床上,我是一匹打開了的綢緞。被他探索。為他而褶皺。我的年輕而熱情的身體,應該被他打開。相擁的時候,有暖暖的陽光,寂寞的樹影,還有風云微微的嘆息。令人窒息的激情淹沒所有的理性,在那些耗盡我所有感情的日子。

  我又在列車上了。方向是北方。我想象著北方高挑的美女長長的脖子,眼神優越的行走。那個方向,有他的氣息。能愈合我的思念。

  他說,在二月的某一天,我一定會出現在你的家人面前。這是他給我的唯一一個承諾。他回北方已經很久,久到我忘了盤旋的飛鳥什么時候飛走的。但是我沒忘,我的未來開始被策劃。

  我獨自調整了計劃。路過火車站。即興買了去北方的車票。我需要的,是在路上的感覺。還有目的地的溫暖。

  我愛極了夜里被驚醒的感覺。列車??吭谝粋€個小站的時候,窗外的微光,隱約的大地脈絡,和一個帶有深情目光的面容在我面前漂移。然后,繼續前進。

  北方的城市比我想象中的好。因為我為了??慷鴣?。風是朗朗的,沒有南方的潮濕。男人顯得干凈爽朗,如他一般。

  我的手心經常是冰涼的。曾經的靈魂也是。我要開始舞蹈了。傾情一次。在這個北方。和他。

  我到了他的樓下。夕陽如血紅的花一樣包圍著我。詭異的色彩讓我記憶,我的口紅也曾如血,只為了一個男人頹敗。

  還沒有想象見到他時會有怎樣的對白。他和另一個女人給了我另類的劇情。我的眼睛犯了罪。那個女人的口紅也如血,像花一樣開放在他的身旁。

  那一刻,不知誰是導演。有一朵花盛開。有一朵花枯萎。

  北方。耗盡我最后的愛情。

  電影里有這樣一個片斷。幾個淘氣的男孩用陽光燒死了一只螞蟻。然后鄭重禱告,你終于不再痛苦。酒和音樂也可以。我在北方的酒吧里想到了那只螞蟻。舞蹈著身體。忘了靈魂。

  南方還是潮濕。和月一起去看了一場煙花。月說,煙花如此絢爛,你如此蒼白。

  而我的眼神開始悠然。

  納蘭容若說,人生若只如初見。

  沒有開始。就沒有結束。

  我和他的相遇,不過是給一場煙花作了陪襯。愛,不愛。平靜的,不平靜的。用句號終結。

標簽:

展開全文

相關情感問題推薦

您可能感興趣
測算大全

測算大全:幫你快速了解2021的運勢如何?

2021測算大全
鐵板神數

鐵板神數:馬上看準一生運勢!

運勢測算
游戲化塔羅

愿意秒回信息的,才是真愛嗎?真的嗎?

星座測試
課程-情感調教

對他進行情感調教,讓他以你喜歡的方式來愛你

情感課程

熱門推薦

猜您喜歡

大家還關注

最新發布

亚洲熟妇女偷窥综合网
<ruby id="hpxjl"></ruby>
<span id="hpxjl"><address id="hpxjl"></address></span>
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th id="hpxjl"><video id="hpxjl"><span id="hpxjl"></span></video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