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hpxjl"></ruby>
<span id="hpxjl"><address id="hpxjl"></address></span>
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th id="hpxjl"><video id="hpxjl"><span id="hpxjl"></span></video></th>
當前位置1:撩妹套路網 > 情感問題 > 如果當初忍住只做朋友就好了
蜜小助-戀愛聊天話術 蜜小助-戀愛聊天話術

20w+聊天話術大全,教你怎么和妹子搭訕

下載量:1294845

如果當初忍住只做朋友就好了

- I -

人越長大,好像那些藏在腦海里的感情經驗,不管是身邊朋友的還是自己的,都會慢慢讓我們覺得,做朋友比做戀人會更長久。

昨晚洗完澡之后,想爬上床早點休息。蓋上被子之后就接到了小四的電話,她失戀了心情很不好,聽到她的哭泣聲心里感覺很心疼,于是我陪她煲了將近兩個鐘的電話粥。

一通電話幾乎都是小四在說話,抱怨她前男友的內容占了三分之二,剩下的三分之一都是她發的毒誓:我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他了。

小四跟前男友在一起有一年多的時間了,作為好朋友的我幾乎見證他們這一路的愛情,看到了很多甜蜜,也聽到了很多抱怨。

每次吵架,小四就會跟我說:以后再也不想理他了。說實話,其實這種話我已經在她的口中聽了無數遍了,每次都說不要再去喜歡他了,可每次忍不住思念主動聯系對方的,還是她。

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,就算嘴上不說,也會從眼神里流露出來;喜歡一個人也是忍不住的,就算一時沖動說了氣話,也會因為舍不得而不斷委曲求全。

掛掉電話之后,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,小四還是給我發了一條微信:

“如果我當初忍住,

只是跟他做朋友就好了?!?

我沒有回復,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,心里想著:是啊,如果只是做朋友那該有多好啊,最可惜的是,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果?

- II -

之前在微博上看了一句話:

“很多時候我都在想,如果當初把那份熾熱的愛藏起來,現在是不是就可以和你像普通朋友一樣,和你一起看電影、喝酒、說臟話,然后就這樣來往一輩子?!?/strong>

所以有時候我在想,或許這樣的相處狀態最好,我們不會有太多的介意,不會有太多的傷害??墒钱敃崦恋募埍煌逼浦?,愛情就像洪水猛獸一般出現在面前,來不及思考我們就一頭扎了進去。

其實我們清楚,許多在突然間發生的愛情,到底還是會存在隱患,比如現實的考驗,比如感情變淡了,于是最后還是要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很多人都是這樣,在一起的時候從未想過分手,可當分手已成定局的時候,卻變得手足無措。早知如此絆人心,不如當初不相識。

我在想,如果當初努力克制住內心的喜歡,忍住愛意只做朋友,那么現在我們大概就不會這么尷尬了。我不會那么傷心難過,而你也沒有機會永遠離開我。

可畢竟感情本身就一件沒有辦法控制的事情,就像我們一開始從來不會想到,現在在自己面前這個人會在以后的日子里日日思念,夜夜輾轉反側。

想起之前一位聽眾跟我說的一句話:每一段感情就像一場賭博,贏了,你得到一個愛人,輸了,就是失去了一個朋友。

- III -

我們必須去承認一個事實,許多人是被愛情教會成長的,圓滿的戀愛教會我們愛情,破碎的愛情讓我們懂得了珍惜。

從朋友變成戀人在現實生活里,本身就存在許多不確定的因素。而你呢,隨著經歷的感情越來越多,便開始學會在朋友與戀人之間選擇思考其中的利弊,但每次又不甘心不把喜歡說出口。

所以到后來感情沒有辦法繼續下去的時候,我們就會開始后悔:為什么當初怎么就不忍住呢?可是我們又很清楚,如果給你一個重頭再來的機會,你真的忍得住嗎?

對于一個真的真的很喜歡的人,是不會甘心只做朋友的。

所以啊,如果當初忍住了喜歡只做了朋友,你現在就不會羨慕他的身邊有了另外一個人的陪伴,就不會變得連消息都不敢發給他,甚至想他的時候就可以去見他,也不會像現在一樣,老死不相往來。

可是如果當初忍住了,我相信你還是會后悔,后悔你沒有擁有過跟他在一起的美好時光。

愛過的人,放在心里,盡管沒有辦法走到最后,但只要曾經互相取暖過,曾經愛過痛過,我想那就足夠了,你說是嗎?

- The End -

標簽:

展開全文

亚洲熟妇女偷窥综合网
<ruby id="hpxjl"></ruby>
<span id="hpxjl"><address id="hpxjl"></address></span>
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th id="hpxjl"><video id="hpxjl"><span id="hpxjl"></span></video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