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hpxjl"></ruby>
<span id="hpxjl"><address id="hpxjl"></address></span>
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th id="hpxjl"><video id="hpxjl"><span id="hpxjl"></span></video></th>
當前位置1:撩妹套路網 > 情感問題 > 十年的友誼,朋友跟我借一兩萬我沒借,我們就不再聯系了
蜜小助-戀愛聊天話術 蜜小助-戀愛聊天話術

20w+聊天話術大全,教你怎么和妹子搭訕

下載量:1294845

十年的友誼,朋友跟我借一兩萬我沒借,我們就不再聯系了

十年的友誼,朋友跟我借一兩萬我沒借,我們就不再聯系了

我出生在一個商人家庭,父母做了一輩子的生意,從小到大,家里每天都會來不同的客人,“這位你該叫大伯,那位你得叫叔叔”……

我很羨慕父親,因為他有很多朋友,因此從小我就喜歡交朋友,以前的朋友很多,但十多年后過去,最好的朋友就那么一兩個。

在學校時朝夕相處建立的友誼,畢業那一天喝得醉醺醺的,你抱著我我抱著你,好像生離死別一樣,那時候心里無數次重復——這群朋友我一輩子都交定了。

可是,一兩年之后突然發現,這些人基本就沒什么聯系了。

還好有發小,一直都存在于朋友圈,我的兩位發小一位叫秀春,一位叫剛子。我們的友誼建立起來也非常簡單,有一次我挨同學欺負,秀春幫我出頭打了一架,從此以后我們就成為最好的朋友了,剛子從小就像大姑娘似的,天天挨人欺負,我和秀春為他打抱不平,我們三個就成為朋友了。

秀春和剛子每逢周末就來我們家玩,我們家有一尊財神爺,秀春就提議:咱們對著財神拜把子吧!于是我就偷了我爸一盒煙,每人手捧著幾根點燃的煙跪財神:不求同年……

按說這么鐵的交情簡直如同劉關張啊,因此這么多年跟誰鬧掰過,我也沒和他們倆有過任何矛盾。

大學畢業后,我留在了外地,秀春和剛子則都回到了家鄉打拼,秀春做房產銷售,剛子在國企上班,他們倆經常會聚在一起喝酒吃飯,每次還都會給我打個電話氣氣我。

幾年后秀春突然給我打電話問我借錢,秀春說他要和女友結婚了,但家里湊不夠買房、辦婚禮的錢,希望我借他一兩萬。

這是長這么大秀春頭一次求我,說實話我一直記著秀春的好,我也太想幫秀春,但那幾年——我沒錢,還欠了幾萬外債。

我當時真就不知道該怎么說了,想解釋卻又怕秀春嫌我墨跡,我只能回了倆字——沒有。

年底他結婚了,我不遠千里趕回家參加了他的婚禮,但秀春卻對我愛搭不理的,反而對剛子特別熱乎,敬酒時,秀春舉著杯子特意敬了剛子一杯酒,他還說:剛子,沒有你幫我,沒有你借我錢,就沒有我今天,哥們謝謝你!

當我舉起酒杯想主動跟秀春碰一下時,他卻刻意躲過了,連眼神都是閃躲的。

我結婚的時候秀春沒來,剛子來了,整個婚禮前后剛子幫我做這做那,儼然像個親人一樣,但當天晚上剛子喝多了,醉醺醺的對我講:君啊,秀春也太不夠意思了,你結婚他居然故意不來——不就因為那點事兒嗎?你知道他跟我借了三萬塊錢嗎?當時他跟我說需要錢,我二話沒說就把手里這點錢全打過去了,打過去又怎樣?他說結完婚就還我,可直到現在都沒還……

去年,剛子也終于結婚了,而我和秀春都已經是孩子的父親,剛子婚禮前一個月,在網上給我發了一條信息:月底辦婚禮,你可得回來??!

我當時真就沒敢說我能回去,因為工作太忙,路途太遠,可我又不敢說回不去,我說我能回去盡力回去。

可剛子婚禮的時候,我正在外地出差,我實在回不去了,就給秀春打電話讓他幫我把份子錢稍去,可電話一通還沒等我說話秀春就說:是剛子的事吧,我都沒法跟他解釋了,我現在特別忙,要么君子你幫我把份子錢上了吧!

這么一鬧,我和秀春都沒能參加剛子的婚禮,隨后不久我刷朋友圈的時候看到剛子發了一段話:什么拜把子兄弟——結束了!

完。

標簽:

展開全文

相關情感問題推薦

您可能感興趣
測算大全

測算大全:幫你快速了解2021的運勢如何?

2021測算大全
鐵板神數

鐵板神數:馬上看準一生運勢!

運勢測算
游戲化塔羅

愿意秒回信息的,才是真愛嗎?真的嗎?

星座測試
課程-情感調教

對他進行情感調教,讓他以你喜歡的方式來愛你

情感課程

熱門推薦

猜您喜歡

大家還關注

最新發布

亚洲熟妇女偷窥综合网
<ruby id="hpxjl"></ruby>
<span id="hpxjl"><address id="hpxjl"></address></span>
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th id="hpxjl"></th>
<progress id="hpxjl"><noframes id="hpxjl"><progress id="hpxjl"></progress>
<th id="hpxjl"></th>
<th id="hpxjl"><video id="hpxjl"><span id="hpxjl"></span></video></th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